《台湾民主国》的假独立、真统一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6-10
  • 浏览量: 161
  • 作者:

历史课本告诉我们,台湾土地上曾经出现一个叫做『台湾民主国』的国家,很多研究学者也认定它是一个国家,不少追求台湾迈向独立自主理想的人士,更把『台湾民主国』当作心目中嚮往、自我期勉的标的。

这个故事必须追溯到大清帝国与日本国的战争。大清帝国不堪一击而迅速落败,在马关议和时,清国就应日本的要求把台湾当作累赘般地割让给日本,使台湾人民面临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变局。

在割让条约签订后的那段期间,岛上倏然冒出『台湾民主国』。那是由清国在台官吏策画、邱逢甲等台湾绅民出面领导成立的。一八九五年五月二十三日,他们公开发表了一份《台湾民主国自主宣言》。这份历史性文件的内容是这样的:

「日寇强横,欲併台湾,台民曾派代表,诣阙力争,未蒙俞允。局势危急,日寇将至。我如屈从,则家乡将沦于夷狄;如予抗拒,则实力较弱,恐难持久。」

「业与列强迭次磋商,佥谓台湾必先自主,始可予我援助。台湾同胞,誓不服倭,与其事敌,宁愿战死。爰经大会议决,台湾自主,改建民主国,官吏皆由民选,一切政务秉公处理,但为御敌及推行新政,必须有一元首,俾便统率,以维持秩序而保安宁。巡抚兼总司令唐景崧素为万民所敬仰,故由大会公推为民主国总统。」

「总统之印业已刻成,将于五月初二日(阳曆五月二十五日)巳时由全台士民恭献总统。凡我同胞,无论士农工商,务须于是日黎明齐集东方会馆,隆重举行开国典礼,幸勿迟误。」

两天后,『台湾民主国』也真的以非常隆重的仪式宣布成立,全岛人民颇有以一国之民将拒日本于岛外的沛然之气,完全不知道这其实是清国反割让派官吏的一个策略,藉此来抗拒条约的履行。

《台湾民主国》的假独立、真统一

其实,早在割让条约签订前,台湾一些绅民就和清国反割让派的官吏结合,发动了数波奏请不要割让的行动,其中还包括提议商请列强协助清国保台,可是,这些努力都失败后,他们就展开了一项以『台湾自主』为名来抗日的计划。

邱逢甲等台湾仕绅在拜访清国台湾巡抚唐景崧之后,决定发布一篇《台民布告》,强调台湾既然被清国放弃,无天可吁、无人可援,台湾只有自主。

清国对这项计划予以默许,企图造成台湾是被日本佔领的印象,以掩饰清国割让之过。台湾仕绅要求唐景崧出面领导,他与清国两江总督张之洞商议后,决定以『另立名目』的方式进行,成则可将台湾复归清国,败则可以避免「恐倭藉口,缠扰中国」。

自主宣言发表的同一天,日本新派任的台湾总督桦山资纪,就率领所属文武官员自京都启程,带领的部队包括陆军总兵员达一万五千余人,海军舰队大小舰艇二百三十三艘。

『台湾民主国』成立后,因为日本「接收」行动逼近,很多原来的清国官吏都弃台湾住民于不顾,匆匆捲铺盖跑回中国,民主国政府不得不由低级官吏组成。接着立即面对的就是日本进攻的问题,当时在台前清军共有三万五千人,民主国政府规划北部由唐景崧直辖前清军广东人部队守卫,中部由义勇军,南部由民主国大将军刘永福的前清国黑旗军守卫。

五月二十九日,日军展开登陆行动,只遭遇小型防御仗,轻易就佔领澳底一带。六月三日,已进入基隆。

此时,『台湾民主国』政府竟然迅速崩解,唐景崧在六月四日立即逃往中国,一大堆由清国政府转任的官吏也纷纷作鸟兽散,台北、淡水一带的守卫主力是广东人部队,受了官吏逃亡的影响也跟着溃散,开始在城内到处掠夺,情势非常混乱,于是,辜显荣接受台北富商李春生等人之託,于七日前往基隆引日军进入台北城。

接下去,台北统领丘逢甲及台中统领林朝栋也相继逃亡,正规军完全崩溃,反而是由台湾人民组成的义勇军奋战不懈,使日军首度遭遇到登陆之后较强大的反击,直到十月五日才佔领整个中部地区。

日军从十月九日佔领嘉义,以及在十日、十一日分别由布袋嘴和枋寮继续增援登陆之后,整个战局已经几乎接近结束,黑旗军虚有其名,不堪一击,刘永福大将军趁夜搭乘英国商船逃亡中国。

因此,很清楚的,1895年这段虚假的『台湾民主国』历史,是以独立为名、回归清国为最终目的,製造日本国要「佔领」台湾的欺妄假象,当时,也曾经期待欧洲国家能够派兵支援,结果,被识破不但根本没有要「真独立」的决心,而且完全不是植根于台湾本土、以台湾人民共同利益为目的的民主国,因此,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支援,领导者又自己先偷偷落跑,才会在维持不到五个月就迅速以败亡告终。

《台湾民主国》的假独立、真统一

笔者才疏学浅,所接触的资料似乎都未深论「将台湾复归清国」这个根本目的,如果忽略这一点,显然会误导对这个历史事件真相的了解,『台湾民主国』其实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,而是一个战败国要对条约反悔,煽惑台湾住民利用无知民气企图毁约的行动。台湾住民被出卖于先、又受蛊惑鲁莽牺牲于后,这段历史教训应该是刻骨铭心的,台湾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,是必须全民真正追求国家的独立自主,而非被「假独立、真统一」、「以各表为名、真併吞为实」所蒙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