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台湾文学三百年续集》:是神祇或是赃官?是艺术品或是记功碑?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6-10
  • 浏览量: 914
  • 作者:

书名:《台湾文学三百年续集:文学四季变迁理论的再深化》作者:宋泽莱出版社:前卫出版日期:2018年3月1日

《台湾文学三百年续集》:是神祇或是赃官?是艺术品或是记功碑?

前言

杨廷理是清朝前期的游宦,他坚持朝廷应该在噶玛兰设立行政区,是使清朝能将噶玛兰纳入版图的最重要人物。在台湾的开发史中,杨廷理当然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不过,在朝廷的眼光中,他却是一再犯案的赃官,只是这些所谓的贪汙案件到最后都没有能完全打倒他,实在是一个传奇人物。

他在台湾的旅程,特别是人生最后的七年,事实上就是一段标準的「英雄的旅程」:「出发」→「抵达」→「奋斗」→「胜利」→「返乡」,每个过程都很精彩。描写他自己旅程的《东游草》,将这个旅程的所思、所见、所感写得活灵活现,添加了不只一层的英雄色彩。由于「英雄的旅程」是清朝前期许多文学共同的书写对象(比如郁永河的《裨海纪游》也算英雄的旅程记述),因此,本文以杨廷理的《东游草》为代表,详细分析这种书写,做为这种文学的範本,以供有兴趣的读者做参考。本文也提出,「英雄的旅程」这种书写,与清朝前期缺乏落地生根的文学基本上是一体两面的关係。

杨廷理的《东游草》到底是艺术品,还是英雄的记功碑?这是另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。这也是清朝前期文学(传奇文学时代)共有的一个问题,本文也会提到这个现象。

是神祇或是赃官?是艺术品或是记功碑?

清朝前期,汉人移民开始在宜兰(杨廷理时代被称为蛤仔难或噶玛兰)进行开发工作。移民的首脑中,比较被后世提起的两个人就是吴沙(一七三一—一七九八)和杨廷理(一七四七—一八一三)。

吴沙本是福建省漳浦县人,一七八七年自组垦号,前往台湾的宜兰进行颇有规模的拓垦。一七九六年,率领千余人,进入乌石港,遭到原住民的袭击,死伤惨重,他的一位弟弟吴立亦战死,吴沙只得退回三貂角防守。一七九七年,宜兰原住民流行天花,病死甚众,据说吴沙懂得汉人医术,前往医治,受到原住民信任,终于能进入宜兰平原开垦。他文武兼用,以漳州移民为主力,又配合泉州和客家人,以十数人为一结,十结为一围的方式,进行移民。陆续开发头围、二围、三围等地。他死后,家人继续开垦,终到了五围(今宜兰市)一带。吴沙代表了汉人民间自发性的拓垦力量。

杨廷理则是另一种人。他是官员,代表了官方对宜兰地区的开发和关注。宜兰日后能否继续移民、垦殖,官方的政策是一个关键。如果官方支持,愿意投入大量的开发人力和金钱,才会有永续的经营。如果官方放弃,那幺噶玛兰可能就会被其他势力所攫夺,后续开发宜兰就会变得困难重重。杨廷理是促使清朝皇帝愿意将宜兰纳入版图,投入人力、物力经营宜兰的最重要人物,他的重要性当然不输给吴沙。

在清朝前期来台的游宦中,杨廷理的官场经历和成就很值得仔细了解。他的官运不如一般官吏顺畅,跌宕起伏非常大,甚至因为被怀疑贪汙,曾被发配新疆伊犁充军。他前后二阶段在台湾的时间共有十六年之久,既是垦民心目中的拯救者,也是朝廷官员眼中的赃官,一生颇富传奇性。由他的官场起伏可以额外看出朝廷对其命官的控制手段,以及官员如何在反覆无常的政治斗争中求生存的方法。

他在一七八六年(乾隆五十一年,四十岁)时到台湾,建立了他在台湾的名气,最后则深受宜兰人的喜爱,现在的宜兰有一座叫做昭应宫的庙宇,虽是供奉主神妈祖,但是庙里也供奉了杨廷理的神位,显示他死后就一直被宜兰人当成一个神明,接受人们的膜拜。不过,这个人也有他的致命伤:一七九五年(乾隆六十年,四十九岁),在台湾当台湾府护理时,被揭发以前在福建省担任侯官县令时,曾替前任县令掩饰亏空罪行,因而被判发配伊犁充军,将近七年。充军后,又回到台湾当官,仍发生疑似贪渎事件,使得满清朝廷一直不敢委派重任给他,甚至还颇轻忽他的种种请求,终致于客死在台湾,最后遗体才运回中国大陆安葬。

不错!杨廷理还活着的时候,就已被宜兰垦民爱戴,替他建立了一个长生禄位,祈求他永远长寿;但他也是朝廷官员眼中的贪官汙吏,教他的上司不敢完全信任他。那幺到底他应该算是一个神或者是一个贪官呢?还颇让人难以理解,历史上像他这幺神奇的人物并不多。杨廷理一生差不多都在官场打滚,从他三十二岁开始,就担任福建省归化县的县令;一直到死亡以前,他还接到朝廷的命令,不久将赴福建担任建宁知府的职位。他不是一个完全都在台湾当官的人,表面看起来,他似乎还是比较喜欢在中国大陆当官。不过,他被后世所记得的事蹟还是在台湾的种种事蹟。换句话说,如果他不曾到台湾当官,他的名字恐怕就不会被后人提起。

台湾与他的名留后世息息相关。他在台湾的过程大致可以分成两个时期:因替人掩饰亏空被发配到伊犁充军以前,是前一个时期,大概从一七八六年(乾隆五十一年,四十岁)到一七九五年(乾隆六十年,四十九岁),共计十年左右。在这段时间内恰逢林爽文之乱,他平乱有功,晋陞为台湾兵备道,随后担任台湾府护理,在他的官场人生中,算是达到最高的官阶。不过,当时来台的游宦很多,比他官位还高的人不知道有多少;且能实际建立军功和事功的官员,更是不知凡几。在对照之下,杨廷理这十年,只能算是一般的官场生活,求取俸禄还是他人生的最高目标,他还没有找到他可以高度奉献的对象,他还在前进,还在探求。真正有奉献的人生,应该是在伊犁充军之后的时期,大概是从一八○六年年末(嘉庆十一年,六十岁)到一八一三年(嘉庆十八年,六十七岁),时间是七年。在这七年之间,他又到台湾来,竭力想办法,让朝廷在宜兰设立行政区,介入宜兰的开发工作。在这个时期,他已经年老,朝廷也不很信任他,想要东山再起已经不可能。不过,在攻打宜兰南方澳的海盗朱濆时,他和宜兰人结了缘分,终于找到了他晚年可以贡献心力的对象。在这短短七年期间,他对当时宜兰垦民的责任心,以及当时宜兰人对他的热情,都显得很不平凡,和前期来台的十年大相逕庭。我们由他晚年的诗文中可以发现,他一再希望朝廷将宜兰纳入大清版图(在宜兰设官治理,照顾这里的垦民),非常坚持,而且绝非轻率之举,更非沽名钓誉,他有独特的爱心、理念以及确实的实践方法,是一般的官吏所达不到的,注定他将来永远为宜兰人所怀念,他表现出一个真正有为的官吏的表现。

考察杨廷理何以对宜兰设立行政区这件事如此热心的原因,据他自述,是「实缘洋匪李培、蔡骞(牵)、朱濆先后窥伺,图作贼巢」;也就是说考虑到宜兰有可能落入海盗的手里,将来变成盗匪的窝巢,才极力促请朝廷将宜兰纳入版图。虽然理由如此简单,但是在垦民的眼中,杨廷理就彷彿是他们的救星,可以把他们由海盗的威胁中解放出来,同时能使得他们获得朝廷的种种方面的救助和培育。而在朝廷的想法里,能增加宜兰这块土地,也不是什幺坏事。至于对杨廷理本人而言,这是他找到能为朝廷效命、为宜兰垦民造福的大事业,值得放手一搏。杨廷理的这个作为最终造成了三赢的局面。

我们把他来台的前一个时期和后一个时期联合起来看(跳开他被发配到伊犁充军的中间时期),他在台湾共有十七年,整个过程就是一个英雄的旅程。特别是后一个时期的七年,可以说是十分标準的英雄之旅:出发→抵达→搏斗→胜利→返乡。每个过程儘管都不那幺顺利,甚至辛苦备至,但是每个过程都进展很快,绝不拖泥带水。对于和他同时代来台的游宦而言,杨廷理后一阶段的七年「英雄的旅程」确实是很具有指标性。那是一种範本,可以代表那些身负任务的满清官员的一般台湾传奇之旅的特色──来去匆匆,行动却极为有力!